猕猴桃桃桃桃桃

搞不懂某些人的论调:人家家暴是夫妻矛盾,你一个单身的人掺进去会说不清楚的。
我就想说,我一个女的,我的女性朋友被自己男人家暴报警处理后(报警的事我当时不知道,就知道矛盾了)给我一个微信让我去陪她一下,有什么说不清楚的,又不是个男人去搅和女性朋友的家事,即便是男人,在极端情况下去帮忙又怎么了?!
我之所以一定想要去确认一下情况,是由于当时我有事没及时看到微信,看到时已经一小时后,就回了让她出来聊,结果半个多小时没回音,又打夫妇二人电话至少五次,一个语音信箱一个无人接听。然后通过熟人才知道有报警这一码,现在应该人在六楼的家里,这种情况难道不可怕吗?因为朋友之前告诉过我,曾经男人打她的时候,婆婆嘴上说拉...

哎,把雅纪宝宝蹦迪之星那个小钥匙扣挂件东塞西塞的找不着了,只剩下我智宝那个读书郎的😓

😂😂😂😂

我给我家新领回来的灰色小仓鼠取名小心心,外号十五块,因为领她回来的时候卖花摊头的大叔收我十五元。
小心心从一小坨长成了一大坨,我总看到她捂在自己做的棉絮木屑被窝里,玩滚轮的次数不多。但现在小家伙正把滚轮踩得哗哗响。

针灸火罐治疗三天后的右上臂,自己都有点瘆得慌,不过还得坚持做啊!微信里不敢发,上回针灸小视频很多人说吓着了,这里人少,就当做个记录吧!

逛某宝看到这个,原来我团的颜色确是按生辰石,只是雅和润后来换了一下。

最近的交岚里两个大叔说了出轨的事,一个是梅泽大叔一个是远宪大叔……感觉远宪大叔的那一桩还能稍稍接受一点,毕竟以前的事,而且远宪大叔后悔了,再加上他有点孩子气和比较爽快的性格,真的不是那样生厌。而梅泽大叔就,啧,不想说了,大约算是当下的渣男吧。是不是搞艺术的都有点这样?
拔哥算是两次都被冲击到了,眼神明显暗淡了一下。尤其是接待梅泽大叔那回,听到他满不在乎的措辞,大兔子的表情很尴尬啊。
这个人应该对感情看得蛮重的。

说是做十字绣的话40个颜色,昏古起……

😃大头!

市井喵和无人岛:

到处逛逛看能不能碰上美容喵的大头

© 猕猴桃桃桃桃桃 | Powered by LOFTER